调查:“线上戏剧”能不能帮助好戏出圈?

2020-06-30

调查:“线上戏剧”能不能帮助好戏出圈?

“线上戏剧”能不能帮助好戏出圈?丨调查

新京报记者郭延冰摄

从疫情初期,国有或民营团体演出机构、剧院纷纷以过往演出、往日线下活动留存的视频等进行线上展映,再到戏剧迷们能看到欧美地区疫情相继暴发后,各大著名歌、舞、剧院,以及纽约百老汇、伦敦西区纷纷将经典演出作品、艺术节、工作坊、大师课等以线上形式提供给观众,再到近期北京人艺68周年院庆纪念演出、首部线上音乐剧《一爱千年》付费直播等,“线上戏剧”在戏剧观众心中已经有了日趋丰富多元的发展方向。

但对于“线上戏剧”,无论是戏剧从业者还是观众,对这一形式的支持度成两极化。“线上戏剧”算不算戏剧?一场“线上戏剧”怎么诞生?观众更希望看到什么样的“线上戏剧”?新京报记者专访一直在探索线上戏剧新形式的大麦Mailive、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以及戏剧从业者和多位观众,想从他们的探讨中寻找到新方向。

演变

从过往作品点映到直播演出

今年6月12日,对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都是特殊的一天。按照往年的惯例,从2017年北京人艺建院65周年开始至今的每年院庆日,首都剧场都在上演话剧《茶馆》。而今年受到疫情影响,在建院68年之际,剧院决定第一次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演出16个由30位人艺老中青三代演员表演的戏剧经典片段。这场两个半小时的在线演出,实时观看人次达到500余万次,华语戏剧“线上戏剧”演出类节目观看人数达到峰值。

几乎在北京人艺院庆纪念演出开场的同一时间,远在1200多公里外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首次推出的线上戏剧《热干面之味》从线上走向线下完成了首演,虽然现场采取了观众限流措施,每场仅69位观众,上座率30%,但至少让部分上海观众时隔140余天后重新走进了剧场。这部由何念执导的全新话剧作品《热干面之味》此前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在B站直播间里的两小时演出达到了16.5万人在线收看。

截至上述两个戏剧在线演出项目,时间往前推移,华语戏剧圈从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开始,经历了过往经典剧目在线回顾展映、剧本朗读会、云赏乐、微课堂等形式。早在2月8日,北京演出公司便推出了“北演抗疫文艺精品线上演出系列”,截至4月3日共推出了56期栏目,涉及音乐会,戏曲,戏剧等北演过往演出内容。3月2日,北京保利剧院的“保利云剧院”首期上线,共推出了戏剧、音乐会、大师课、文艺抗疫四个板块,其中包括三部近年央华戏剧制作的戏剧作品《北京人》、《新原野》与《海鸥》。3月4日,中演院线推出“云端歌剧院”,将过往在“院线”中上演过的国内外经典歌剧作品精华片段分多期推送给观众。3月5日,国家大剧院推出了“同舟同济战疫情·国家大剧院在行动”,大剧院除创作了多部抗疫题材的原创作品外,也开设了云展览,云剧场等线上内容,并推出了两季直播的在线音乐会,一直持续至六月底。

4月6日,国内首个新排“线上戏剧”《等待戈多2.0》完成了直播首演,王翀执导的这场在线演出,两天观看总人数共计29万,其中,4月5日上演第一幕的在线观众为18万,4月6日第二幕的在线观众11万。同一天,北京人艺推出了“线上剧本朗读”,截至5月25日,五期剧目直播的浏览量近300万次。5月13日,鼓楼西剧场举办“线上730剧本朗读会”后,各平台关注总人次超过80万。

而对于观众来说,疫情期间除了互动参与上述华语戏剧人的在线创作外,欧美戏剧圈陆续开启的线上戏剧项目成为居家消磨时间的首选。从首批美国大都会歌剧院、卡内基音乐厅和纽约爱乐乐团等著名古典音乐院团开启过往作品高清在线放映及点播,再到柏林戏剧节停摆后成“线上戏剧节”,百老汇、以色列著名现代舞团巴切瓦开启的在线肢体教学七天课程,及英国音乐剧作曲家安德鲁·劳埃德·韦伯在Youtube开设每周一部完整热门音乐剧放送的“TheShowsMustGoOn!”频道,欧美线上戏剧放映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井喷期。4月初,英国国家剧院NTLive首次以限时免费的形式推出莎翁喜剧《一仆二主》高清影像后,作为NTLive在华地区独家引进方的“新现场”,也同步国内几大视频平台进行线上直播,均保留免费回放一周,国内观众在线上领域第一次与世界同步。

但观众看好“线上戏剧”的未来吗?

争论

“线上戏剧”可能是把双刃剑

在新京报记者收集回来的百余位观众问卷调查中,仅23.8%的观众“经常观看线上演出”,42.31%的观众对线上戏剧持“一般”的支持态度,有意思的是,多数观众表示,他们对线上戏剧的期待并不在于观看完整演出,而是倾向于在线上能看到大师课、艺术互动项目或者知识类的戏剧节目。

反对方:观演互动缺失

在此次采访的观众中,不认可“线上戏剧”的观众给出的理由多为“缺乏现场仪式感,观演互动不如线下,演职人员与观众有距离。”职业为公务员的观众滋味儿表示,在疫情期间第一次在线上观看了NTLive高清影像放映的《弗兰肯斯坦》。她感觉第一次看有新鲜感,演员表演确实精彩,肢体表演尤其丰富,符合人物设定和情节发展,语言上有隔膜,但是演员的表演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即便如此,这场演出依然存在距离感,感受不到舞台表演的气场,感受不到身边观众共同观剧的默契,从心理到身体都难以投入。

业内人士是这样解释这种“缺失感”,青年导演、演员缪歌表示:“当戏剧选择了线上,也就丢掉了戏剧的观演关系,没有观演关系的戏剧是不完整的。剧场的真正魅力在于‘此时此刻’。”缪歌补充说,观演关系中的一种是演员与观众的关系,但在“线上戏剧”的任意时刻这种关系无法连在一起,没有了交流更没有反馈,“线上戏剧”大多呈现技术性和观赏性又都不足以媲美影视作品,体现出的价值非常有限。

曾担任过话剧导演与制作人的从业者何叶也认为,从艺术角度来理解“线上戏剧”,“演员和观众之间互相影响”这一点就很难做到。她认为,就算可以借鉴电视导播的技术,使用视听语言将舞台上正在发生的戏剧场面传递给观众,但本应该是双向影响的通道目前只能是单向,即便有VR技术,“线上”这种方式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替代传统的剧场演出。“无论如何,我的态度和立场是开放的,积极的。因为任何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在开始之初,都曾有过争议。”何叶说。

支持方:无关形式,看重内容

在认同“线上戏剧”的阵营里,身为职业律师的戏剧观众刀刀则认为,虽然戏剧是“舞台的艺术”,但随着技术的进步,古往今来,舞台从平地到石头场子到木头台子到水泥屋顶不断变化,网络未必不能成为舞台的新形式。在刀刀看来,线下戏剧(含沉浸式戏剧)的观众身处戏剧之中,并且一时只能选择一个视角和关注点,这与影视用蒙太奇近景特写组合创造的不断变化的视角有本质的区别:“目前的‘线上戏剧’不能提供足够的现场感,于是就难免给观众来点技术优点,有些戏剧影像就不断搞各种机位切换,这只会导致戏剧丧失特色。另一方面,‘线上戏剧’在某个程度上解放了观众,可以吐槽,可以表达,但可能是把双刃剑。”

在部分持中立态度的阵营中,媒体人刘洋认为,虽然不太认同“线上戏剧”作为一种戏剧形式出现,但能欣然接受“线上”这种形式,她认为主要还得看内容,如果是自己喜欢的内容,现场和线上都刷,不分先后。如果剧不好,现场和线上都拒绝。职业为某小学班主任的观众王兴平则认为,“线上戏剧”是一种“类戏剧”的形式。它无限接近于“戏剧”,但缺少或削弱了部分氛围感和临场感,介乎于戏剧与非戏剧、现场艺术与非现场艺术之间。“‘线上戏剧’保留了大部分惯常的戏剧特征。以今年疫情期间NTLive线上多平台限时免费放映来说,这无疑是剧场艺术的记录,但在记录的同时,那些精致的镜头语言、后期剪辑、发行与幕后主创采访又是一层艺术的创作。”

资深戏剧推广人、戏剧自媒体、演出工作者杨小乱则认为,“线上戏剧”肯定是戏剧:“如果仅仅用视频加上直播的方式来表演线上戏剧,那是最基础的线上戏剧。线上的优势在于通过互联网这样一个超级大平台,观众无论身处何地,只要有网络及设备,都能欣赏到你的作品。其实这是一种跨界融合,创作者可以沉下心来了解互联网及互联网相关产品的功能特性甚至是上面的文化,然后再与戏剧融合,做出一些有特色的作品。”

那观众究竟希望看到什么样的“线上戏剧”呢?

期待

观众希望的“线上戏剧”不在剧目本身

央华戏剧首席制作人王可然对“线上戏剧”有了一层新的思考,他认为所谓“线上”是在疫情特殊条件下,与艺术有关的社交方案,不能算是艺术门类本身。在他看来,比较准确的解释是“线上”就是疫情期间给大家一次社交的新机会,是社交方法,而不是戏剧行业本身的方法和规则。“就像一家公司年会,可以在酒店吃饭大厅表演戏剧片段助兴,但是这不是戏剧。可以‘云玩’,但是从业者要很清晰地知道这其实是在做戏剧的外延,不是在养育戏剧的骨架和根。”

与王可然的思考雷同,此次接受采访的观众对“在线戏剧”的诉求也多半不在于观看传统意义上的剧目完整演出。职业教师王兴平表示希望“线上戏剧”能从多元性的角度去解释戏剧,比如6月13日晚在上海“尚演谷”开演的《不眠之夜》(SleepNoMore)与天猫跨界的四小时直播是个成功的线上戏剧案例,它在尽量保持鲜明的沉浸式演出风格不变味的前提下,创造了惊人的观众数量和经济效能:“不难想象在疫情过后,高质量的线上大师课、工作坊、剧本朗读等形式也许会更受人青睐,更新颖活泼大胆的戏剧教育、戏剧治疗、戏剧展出等以网络为依托的‘戏剧+’模式更值得关注。云端戏剧将成为未来戏剧发展中的一脉支流。”

观众滋味儿也有类似的观点,对她而言,期待看到的“线上戏剧”除已经无缘在舞台上看到的国内经典戏剧、没有机会在国内看到的国外经典作品外,她更想通过在线的方式看到经典戏剧作品的制作过程,“人艺曾经出版过《茶馆》、《天下第一楼》等关于舞台艺术的相关书籍,希望有机会通过工作坊,将这些剧目排演过程讲解普及给观众。”

观众刀刀则更具想象力,她希望在线上实现“剧院云旅行”,她解释道,希望未来的剧院能以主观视角带领观众去世界各地看戏,从上飞机到降落,走路去剧院买票,看完整的戏剧,这样可能更有代入感。观众李李则希望线上戏剧更开放,能出现观众可以互动的戏剧,比如观众可以投票选择故事走向,或是互动讨论参与人物故事,不固定结局,引起观众更多思考与互动,启发戏剧创新。

未来

“上线”可以成为戏剧营销手段

大麦在疫情期间推出了“平行麦现场”这一演出内容厂牌,将音乐、剧场等各类演出打破时间、空间限制,在线上创造一个平行的在线演出模式。大麦Mailive事业部总经理尤佳表示,实际上在欧美以及日韩市场,戏剧数字化内容已经比较成熟了,不论是电影院的大屏幕放映,还是网络播放都有比较成熟的模式,大多是作为现场演出的衍生产品。另外,网络是戏剧非常好的传播平台,对于让戏剧出圈、吸引更多观众有巨大的潜力。因此演出线上化、数字化是国内演出市场发展必然要经历的探索,只是此次的疫情加速了这一过程。

尤佳认为,目前“线上戏剧”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在线演出,比如这次人艺院庆直播,这对戏剧创作者和视频制作都有比较高的创新要求,一方面需要考虑线上观看的视觉表达,另一方面对于镜头视角的运用要满足观众日常传统观剧的体验。另一类是与戏剧相关的内容,如普及类、传播类的大师课、台前幕后揭秘、艺术家访谈等。“有研究表明,视频是转化率最高的戏剧线上营销手段,用各种视频内容让观众了解戏剧,对于培养观众、票房销售、戏剧出圈都有很重要的作用。大麦在今年也做了平台功能的升级,建立了剧目IP阵地等,为展示更多推广类视频内容搭建了平台。希望今后观众不光是买票,而是通过了解更多与戏剧相关的台前幕后,种草戏剧,爱上戏剧。”但尤佳也表示,“线上戏剧”的变现模式目前仍处在探索阶段,“从目前几个合作案例来看,纯粹依靠线上售票实现戏剧成本的回收比较困难。大麦现在也在积极探索如何让‘上线’为戏剧‘变现’,包括线上与线下演出的联动、线上互动模式的引入和创新、以及多元的线上商业化模式。”

《热干面之味》之后,陈理负责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市场部也在进行复盘,由此也进入了“演出在线化”的开发与探讨阶段。陈理觉得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往年也有明星类演出,但相对场次并不多,若借鉴NTLive的模式,未来可以以付费点播的形式让更多的观众看到明星版演出。另一方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已经做了五年的“新文本孵化计划”,其中的小剧场原创剧目可以尝试跟一些直播网站形成战略合作,在没有公演前先放到线上给观众看,因为观众发的“弹幕”对主创来说是很好的及时反馈。“当制作团队看到这些孵化作品真实的观众反馈之后,回来再精心打磨,最终回归到剧场将其商业化,或许观众认可度会更高。”

★延展阅读:一场在线演出如何制作?

北京人艺院庆纪念演出

直播现场使用了6个机位,采用了现场导播直播的技术手段。大麦的拍摄和直播团队深度参与了舞台排练与合成的过程,这样能熟悉演员的走位,方便设计镜头语言。直播中的要点,是尽可能实现镜头切换的节奏与戏剧节奏相符,让观众感受到演员的表演以及戏剧的张力。除演出本身外,整场纪念演出也策划了后台探班,这是线上戏剧能附加给观众的新内容。

《热干面之味》线上演出

与北京人艺院庆直播背后有着经验丰富的直播与宣发团队做支撑不同,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选择的平台并非专业戏剧直播平台,但这个项目的线上新增内容是,让观众参与到“直播中”。陈理介绍说,《热干面之味》线上演出推出前,曾针对观众做过一次问卷调研,80%的观众选择了“B站”,之后就有了跟他们的合作。直播当天陈理发现,在《热干面之味》一个半小时的演出时间里,整场演出观众平均停留时长为21分钟,说明观众大部分不是从头看到尾。从演出后的调研中她了解到,从头看到尾的观众是比较资深的“话剧迷”,因久未进剧场,想念剧场。

新京报记者刘臻郭延冰【编辑:苏亦瑜】

【上一篇】: 【下一篇】: